《美术博览》在线
ART REVIEW ONLINE  

独家推荐:城市中心的“预言者”

在萨拉戈萨“奇遇”巴勃罗·加格洛


文 / 图  朱国荣


  在西班牙的萨拉戈萨有幸看到巴勃罗·加格洛博物馆完全是个偶然。那天黄昏时刻,我们在小巷中闲逛。我因为喜欢雕塑,看到一个就会走到跟前去欣赏一番,接着看到不远处又有一个,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把我引进一条小巷里,尽头是一幢气派不凡的楼房,楼房前有一对骑马像雕塑,这时才发现眼前居然是巴勃罗·加格洛艺术博物馆,不禁大喜过望,因为我曾几次看到过加格洛的雕塑作品《预言者》,正是通过这件作品才知道加格洛这个人的,但是对于这位雕塑家以及他的其他作品却是知之甚少。


巴勃罗·加格洛博物馆内景


巴勃罗·加格洛博物馆内景


  由于天色渐晚,赶紧买票进馆。售票员见我们有些年纪了,便告诉道,满60岁可以免票,我们于是拿出护照,便免票入内参观了。一进门,一件放置在中庭的雕塑正是《预言者》,我们又见面啦!我曾经几次见到过它,最早是在三十年前的1987年,它被放置在箱根“雕刻之森”美术馆中的毕加索馆入口前庭,它那新颖奇特的造型深深吸引了我。起初我还以为它是毕加索的作品,看了标牌才知道作者名叫巴勃罗·加格洛。之后几次去毕加索馆,它都一直站在那里,而我每一次去都会和它合影一张。巴勃罗·加格洛与巴勃罗·毕加索同名,同为西班牙人,又是同一个时代的艺术家,在艺术上也是立体主义的同路人,而且他们曾经相识。只不过毕加索是世界顶级的艺术大师,谁都知道他,而很少有人知道加格洛的。


《骑马者雕像》[西]巴勃罗·加格洛


  加格洛1881年1月5日出生于西班牙的萨拉戈萨,1888年随家搬迁到巴塞罗那,在巴塞罗那美术学校学习素描和雕塑,1903年获得奖学金而赴巴黎留学,后因父亲逝世返回巴塞罗那。1907年加格洛第二次赴巴黎,居住在蒙巴纳斯区。蒙巴纳斯区在20世纪初是一处文人、艺术家,乃至流亡的政治家汇聚的地方,因为那里比较偏僻,房租便宜。不过对于加格洛来说,倒是找对了地方,他遇到了毕加索的两个好朋友:马克斯·雅各布和卡洛斯·卡萨戈马斯,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还随时探讨艺术。一天晚上,加格洛与这两个朋友和其他艺术家一起在艺术中心活动时遇到了毕加索,他询问毕加是如何创作那幅刚完成的大型油画《亚威农少女》的。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使他茅塞顿开,加格洛开始用纸板、铜片、铁、铅等金属材料进行雕塑创作,直至1915年。在这期间,加格洛往返于巴塞罗那与巴黎,忙碌地投身于迷人的雕塑创作之中,他将人体形象从传统的空间表现中解放出来,运用负空间、透空间,以及构成的艺术手法和锻造、切割,焊接等工艺逐渐形成他个人化的艺术面貌,尽管有些作品已经趋于抽象化,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人物的具象形态。



  所谓的“负空间”,是指用凹陷的结构来表现人体凸出的部位。一旦凸出的体积转化为凹陷时,它不再侵占周围的空间,相反被周围的空间所占有,呈现的是一种被动的承受状态。加格洛的《跪坐的女人体》与《躺卧的女人体》展现的就是“负空间”的艺术形态,从女人体的头部、肩膀、胸部、腹部,直到到腿脚都作了凹陷的处理,女人体原有的丰腴、饱满的阳刚之美转换成了阴柔、虚弱的另外一种美感。


《跪坐的女人体》(1922年)[西]巴勃罗·加格洛


  在这之后,加格洛又进一步拓宽自己的艺术道路,通过设定的灯光直接投射在作品上,使之产生出一种实体与阴影相结合的视觉效果。在《自塑像》这件作品中,他把眼、鼻、嘴做成与人脸脱离开来的挑空构架,运用射灯将挑空出来两只眼睛的投影正好落在作为底板的脸部上,由此将灯光照明成为雕塑作品的一个组成部分。后来他在许多作品中都运用了光照的因素,产生虚实两种不同的视觉感受。他作于1934年的《大卫王》全面地展示了他这一独特的艺术魅力。同在1934年,他又创作了一件《照镜子的裸女》,这是一件完全属于学院派风格的作品。可见加格洛在创作新风格作品的同时,仍在做一些比较传统的雕塑,也许是他舍不得生疏了早年的童子功,也许是出于生计而接受的委托者的订件,毕竟他不是毕加索。


《自塑像》(1927年)[西]巴勃罗·加格洛


《大卫王》(1927年)[西]巴勃罗·加格洛


《照镜子的裸女》(1934年)[西]巴勃罗·加格洛


  现在再来观赏这件最能代表加格洛雕塑艺术特色的《预言者》。雕塑家在青铜雕像《预言者》中综合运用了负空间与透空间的艺术表现方法,在人物的头部,从额头、鼻子、嘴巴到下巴连成一条垂直的线型形体,与水平的凹陷的面颊形成对比关系,从中又挖空了了脸部的某些部位,人物的身体也被掏空了,只是依靠保留下来的手臂、腿部和披风支撑起整个人像,带有曲线的轮廓在与弧形的面在交织和贯穿中呈现出极为复杂的形态变化。尽管这个人物看起来有点古怪,但是在总体上的感觉仍是完整的。预言者高举右手,似乎正在接受神的旨意;他左手持着权杖,抬头张口正激昂地向世人讲演。《预言者》也许表达了雕塑家内心雄心勃勃的艺术志向。雕塑作品不应是对任何东西的模仿,而应表现艺术家心里的感情和情绪。只可惜加格洛走得太早了,1934年12月28日,加格洛因患急性肺炎在西班牙塔拉戈纳的雷乌斯去世,年仅53岁。值得欣慰的是,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于2016年10月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蓬皮杜现代艺术大师展”中,该展览以每年一件作品的入选方式将加格洛的《预言者》作为1933年的代表,由此奠定了他在20世纪现代艺术中的重要地位。


《预言者》(1933年)[西]巴勃罗·加格洛


  收藏和陈列西班牙金属雕塑大师加格洛作品的博物馆建成于1659至1661年间,由约翰·蒙达冈设计,是按照文艺复兴时期皇宫的布局来设计的,还带有一些早期的巴洛克风格。该楼房在1837年由伯爵夫人爱格洛继承。1943年,该幢建筑被宣布为国家历史文物,之后,它一直是西班牙国家盲人组织的总部,直到1977年才转让到萨拉戈萨市委员会手上。1982年5月19日,萨拉戈萨市市长签署了建立巴勃罗·加格洛博物馆的文件,用以专门陈列加格洛继承人捐赠的雕塑、绘画作品和传记文件。改建工程在1985年完成,于7月8日正式开馆。馆内陈列的作品完整地呈现了艺术家所涉及的雕塑、纸板、绘画等作品、印刷品,以及珠宝,展示出艺术家多方面的才能和成就。萨拉戈萨市委员会所属的文化服务机构还负责管理和拓展一些项目,包括教育活动,并努力推进一些大型雕塑的收藏和展示。由于藏品的不断增加,萨拉戈萨市委员会于2007至2009年间对博物馆进行了新一轮的改建,并增加了一个楼层,馆内所有的设施都按照博物馆新的标准来设计。从巴勃罗·加格洛博物馆的筹建和改造来说,这个项目至少对古建筑的保护、对艺术家作品捐赠者的鼓励、对城市文化的弘扬等方面起到了积极的推动工作,如果从更深的角度去考虑,它真正保留的是一座城市的灵魂。


《天王星》(1933年)[西]巴勃罗·加格洛


《天使》(1910-1911年)[西]巴勃罗·加格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