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博览》在线
ART REVIEW ONLINE  

独家推荐:看得见的城市历史回声

塞萨洛尼基城市雕塑随记


文 / 图  朱国荣


现代裸女雕像


最近去巴尔干半岛旅游,最后一站是希腊北部城市塞萨洛尼基。过去从未听到过塞萨洛尼基这座城市,在我国出版的旅游书籍中也鲜有介绍。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塞萨洛尼基竟然是希腊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希腊北部最大的港口城市,而且是一座距今已有两千三百多年历史的古城,在那里有古希腊、古罗马、拜占庭、奥斯曼各个时期遗留下来的古迹遗址。所以说这次能造访塞萨洛尼基,对于我来说真是充满期待。


古城墙前的现代雕塑


到了塞萨洛尼基,在著名建筑物白塔附近的滨海公园内有一座《亚历山大纪念碑》,其不一般的整体布局和雄伟气势令我激动不已,进而使我对塞萨洛尼基刮目相看。


亚历山大大帝纪念碑浮雕墙


亚历山大大帝是古希腊最著名的哲学家亚里斯多德的学生,又是古代马其顿王国的国王。公元前334年,年仅18岁的亚历山大随父亲菲力浦出征,统一了整个希腊地区。两年后,其父遇刺身亡,20岁的亚历山大继承王位,以希腊城邦盟主的身份率领希腊联军征服了埃及、美索不达米亚、中亚、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同时也将希腊文明散布到了欧、亚、非三个大洲。亚历山大大帝统治期间正处于希腊古典艺术的盛期,在建筑、雕刻等领域都达到了相当完美的高度。在塞萨洛尼基建立《亚历山大大帝纪念碑》倒是与亚历山大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有关的。据说在他妹妹出生的那一天,正巧亚历山大的父亲菲力浦在对色萨利人的战争中赢得了胜利,于是给他的女儿取名为“塞萨洛尼基”,意思是“对色萨利人的胜利”。公元前315年,马其顿国王卡塞德在此地建城,遂以他妻子的名字作为此城的命名。


历史人物纪念像


《亚历山大大帝纪念碑》建于1974年,由希腊雕塑家凡格利斯·茅斯塔卡斯创作。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纪念碑雕塑群,由亚历山大大帝骑马青铜像、大型青铜浮雕墙和两处由长矛和圆形盾牌组合的列阵三个部分组成。主体雕塑是亚历山大大帝骑马像。骑马像在欧洲历史上是用以表现英雄和伟大人物的一种特定的纪念雕塑形式。早在公元前15世纪的埃及新王朝时期的墓壁浮雕中和公元前8世纪亚述帝国时期的建筑浮雕中已经出现了骑马人物像,但是这些骑马人物并不是作为英雄来表现的。


《亚历山大大帝纪念碑》(1974年)  【希】凡格利斯•茅斯塔卡斯



直到公元前54年至前46年,古罗马的凯撒广场上建立起一座凯撒骑马青铜像后,骑马像才开始有了作为英雄人物纪念像的特定含义。英雄骑马像在古罗马时代形成的这个纪念雕塑的传统延续了几千年,至今不衰,而且扩展到了全世界。亚历山大大帝骑马像出色地塑造了这位欧洲历史上最著名的军事统帅的雄才伟略和勇猛善战的英俊形象,大帝跃马持剑,骏马前蹄腾空,大帝的战袍披风随之飞起,雕塑的外轮廓形在天幕中显现得十分优美。


三面盾牌上的浮雕图像


英雄骑马像一般都会把英雄创建的丰功伟绩采用叙事的方式和运用浮雕的手法展现于雕像的基座上。而在这座纪念碑中,雕塑家把浮雕从基座上移了出来,放置在骑马像背后的一面长墙上,以浅浮雕的形式表现了亚历山大跟随他的父亲在征战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大无畏精神。分列于浮雕墙一边和骑马像外侧的长矛与盾牌的组合体则以象征性的手法展现了大帝统领的军队浩浩荡荡的阵势,至于那些盾牌上用线描表现的鹰、蛇和希腊神话中女妖梅杜萨的头颅等图案兴许是当时在战场上用来威慑敌军士兵的。可以说《亚历山大大帝纪念碑》把塞萨洛尼基这座城市的一段重要的历史形象地浓缩地表现了出来。


在塞萨洛尼基,至今仍留有不少古罗马时期的遗迹。其中最重要的有两处:一处是建于公元1世纪的位于城市北部山上的卫城,当时是为抵御色雷斯人的侵袭而建立的要塞,围墙高达10米,厚2米。在围墙前矗立着一簇好似古代战场上的旌旗,近看才发现这些旗帜原来是一件现代雕塑作品,采用废弃的金属片做成的,旗面上的图案也是用各种旧机械的零件与废电线等拼贴而成的。现代雕塑与古代围墙的对峙,似乎是机械文明对卫城意识的挑战,此件作品构思独特,含意颇深。


圣季米特里奥墓碑雕刻


街市风情彩雕


古罗马时期的另一处重要遗迹位于市中心,这是一座建于公元4世纪的凯旋门,是为纪念罗马皇帝加莱里乌斯在公元303年率军打败波斯军队而修建的。这座三跨式砖石结构的凯旋门在主拱门的两侧布满了用大理石雕刻的浮雕,浮雕分为上中下三层式,以连续不断的画面描绘了加莱里乌斯在战争中建立的功绩。对历史作叙述性的表现和浮雕与绘画性的结合是罗马时期浮雕的一个鲜明特征。浮雕虽然残损严重,由于雕刻得很深,凸出部分于凹入部分在阳光照射下仍然显得明暗分明,立体感十分强烈。进入4世纪的罗马帝国实际上已是趋于土崩瓦解的时期,雕刻艺术也失去了以往的自然生动,人物形象脱离现实,变得更为概括,显得有些粗糙,不过却预示了一种新的风格——拜占庭艺术即将诞生。如今能够与这些带着一千多年岁月印痕的原汁原味的建筑物和雕刻遗迹相遇,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加莱里乌斯凯旋门(公元305年)


       在塞萨洛尼基也有一些现代的雕塑,比如在新海滨有一件用许多顶张开的伞构架成的极具现代感的装置雕塑,入夜,这些伞在灯光投射下变幻出美丽的颜色;在一条窄窄的小街里,两边店铺的屋顶上也有可看的风景:杂耍的,拉洋片的,滚铁圈的,骑驴的,闲聊的,这些带有民间色彩的彩色雕像生动地勾画出了以前的市井生活,让我们仿佛置身于过去的时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