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博览》在线
ART REVIEW ONLINE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是新鲜初放芽的绿。M.ART四月“青”展等你探访

王亚楠:人间四月里的杂谈节选


——丹维 采访整理原两万字



QQ图片20190409155054.png

王亚楠


艺术家简介:

2004年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

          获学士学位

2011年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

          获硕士学位

2004 第十届全国美展浙江省作品展

          浙江展览馆

2011 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优秀作品奖

          (最高奖项) 中国美术馆

2014年 浙江省第十三届美术作品展览

          浙江省美术馆

2015 第五届全国青年美展

          上海中华艺术宫

作品刊登于《美术》等专业刊物

现居杭州


QQ图片20190409155107.png

于桐


艺术家简介:

字丹维,邵琦先生弟子

策展人,水墨青年艺术家

居上海



QQ图片20190409155116.png

王亚楠《翠微》

122X45cm,山水,纸本


丹维:四月M.ART“青”展沙龙即将开展,特别邀请王亚楠老师跟大家谈一谈关于自我评价与艺术学习、创作的事,我们把这次采访作为一种谈话记录下来,希望以更开放的态度进行想法的探讨和交流。


王亚楠:评价自己也许是消极的问题,我不太会去评价现在的自己。现在的状态,可能需要改变,跟过去相比,可能不是最好的,但因为一直是在成为更好自己的这条路上,所以我觉得也是好的。


丹维:其实今天我们想做的对谈并没有局限于艺术史类的范畴,算是抛砖引玉吧,老师可以深入浅出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您的艺术学习和创作的历程。


王亚楠:真正读懂一张画,你会发现倪瓒的画,其实画的很复杂,他的每棵树都不是简简单单的,甚至一个凉亭的变化也会想很多,他画东西都是有意识的。但是你会想,这个人想那么多,为什么画出来给人感觉那么简单?然后有的人就会问:“他画那么复杂,他就不想让别人知道吗?”


其实,当一个人想做这件事情却还需要通过外界证明的话,其实是很失败的。因为当他做出决定的时候,他可能是在跟古人对话,他心里有更高级的东西,就不会在乎外界的评价。假使你们身处同一个时代,即便你没懂,他也不会在乎。所以我觉得如果需要向外界解释来传达本意,就算做到了,后面也是不高级的。就像年轻人,总是希望靠外界证明自己,但当他到了一定层次的时候,就是慢慢地活成自己。


但是这个自己是有一个标准,在学习的过程中、生活阅历过程中,做更高级的人、有更高的追求,他已经不在乎周围的人会怎样谈论他,不一定要去解释自己的画怎样,自己想了多少。窦唯的音乐就是这样,他只管做自己,走自己的追求,也不会说,我的专辑表达的是什么。就像师父只是给你讲一个故事,然后就下山了,你说他真的完全跟师父的传授相通了吗,也未必。艺术就是这样子,说清楚了也没意思。中国人讲究的这个意,是有很多方式的。意就是一定要通,要心领神会。


丹维:中国画讲意会。意到,神到。


QQ图片20190409155124.png

王亚楠《山居岁月》之一、二

69x17cm,山水,纸本


王亚楠:我们画画,技术这个层面是可以教得很好。但是绘画从技术变成艺术,它必须要有精神的。所有的东西上到后面都是哲学,都要表达你的一种思想、想法、个人情感。电影也好,绘画也好,所有的一切只是在传达你的想法,回到具体的来说,可能画山水画只是你个人更小的一个表达工具,就像我画园林,他只是我表达的一个媒介,我对人生,对这个自然的一种认知。


丹维:就拿我切身的例子来说,之前有些老师评价我的画风格相对传统山水画的学习和创作而言,画的比较抽象、现代,有国际时尚感。但其实对于来我个人来说,时尚也好、抽象也好并不是我刻意追求的部分。


王亚楠:绘画是否古意,这是骨子里的东西,古意和老气,不一样。骨子里是跟你的生活状态还有你的生活理念相关,你的审美关系,这种审美会反应在方方面面。不是说我画画的只反应在画画上,你在其他方面的审美有时候也决定了你在绘画上面的东西,是一样的,所以这些东西通了的话,别的审美点也不会差的。


丹维:那些所谓的现代、时尚本身不是我想要追求的,可能刚好创作的过程当中带出了我当下内心的一种想法一种思绪,然后别人刚好就读到了那一部分。


于我自己,我追求的东西,会希望它有沉淀更沉稳。很多时候我画画,在画面表现上我是比较简单的,我没有办法在一副画面里面,同时表达山石,树木,人,房屋等。单独拎出来,一个小景都很好看,放在一起气息就是不搭,很怪异。我可能还没有完全能够找到这种语言,没有找到这个创作里面的一个关联点,所以我的处理方式就只能把它极简的呈现,尽量用单纯的方式表达,用单纯的一个元素去构成画面主体。


王亚楠:单纯的画一种东西是没错的,但是一定要强调一种形式感。其实形式感古人也有的。“简”,在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是仅仅临摹,还包括写生、创作,是整个画周期。在这个过程中,还是要能画进去,加进去。因为我想要用更简单的语言,表达更缜密的逻辑,把脑子里想的全部画出来,在画出来的同时进行删减,减到不能减为止。要变成简,还是要先读进去,知己知彼,做到有依据。


绘画跟你的生活接轨,跟你的情感接轨,这个接轨画出来肯定是有新意的,我们现在很多人画画像古人的机器一样,是他的情感而不是你的情感。你可以借古人的技术来学习来画画,但不要用古人的情感来画画。你可以拿来但不能都拿来。


学传统的原因,是我们在走这个路的过程中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就是因为没有根。如有些批评家批评当代艺术那样,说当代艺术走不下去了。其实是因为当代的艺术在某些意义上他的某些传统的根基不够深。


QQ图片20190409155135.png

王亚楠《山居岁月》之一、二

69x17cm,山水,纸本


丹维:我这里有点矛盾和不解的部分,之前接触过一些当代青年艺术家,他们追求的就是独一无二的创新,即使你们不认同我,我也是现当代的。


王亚楠:我觉得,你不认同我就是当代,这句话从表面意义上来可以解释很多层。如果你能做到知己知彼,前人和当代人的想法,其实就都包含在一个知识体系笼罩之内了。


丹维:是否经受过、深入过传统的学习,创作作品是不一样的。没有经历从传统学习里面打进去再打出来这个过程,这个作品,很容易经不起笔墨的推敲?


王亚楠:也没有错。当代艺术现代水墨有他的好处,他们有很多技法,我觉得我们也可以看一看,而且他们在各种技法的使用,胆子更大。我觉得这种尝试其实我们也可以拿过来用,而且任何东西在今天推出,不管你是传统的,还是当代的等等,只有对立面存在,你才有存在的意义。否则大家都是一个样子。所以世界一定是矛盾的,一定是对立的。


丹维:矛盾中变化和发展。我想起前不久在南京看到一个儿童美术教育机构,在教学上他用油画跟水墨结合在一起教学生创作作品。还有一些上海的艺术家,他们基本上都是水彩、水墨、油画,并敢于去尝试对于新材料的跨界和借鉴。


我去年也在跨界玩油画颜料,在新材料的尝试过程中,会打破我对绘画技法表现的一个概念,他对我是有促进作用的。当我选择了几种材料尝试后,最后仍然喜欢水墨的表达。我知道此刻我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可以不限于材料和笔墨技法而是更关注物象本身的本质。


王亚楠:我觉得这个问题出在你在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对自己的定位需明确。这个定位决定了你可能使用的媒介。如果你定位成艺术家的话,纸墨、油画、岩彩,包括电影、摄影,所有的一切都是材料,都是媒介,都是为了表达情感,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运用真情去表现你的创作。


创作这件事要有感情需要反省,感觉有时候是自己想象的一个意境,可能是某一句诗词,可能是某一首曲子,可能是想表现的某种东西,大多数创作的时候我还是主动,而不是被动的。如果我们没有情感,不管从事什么行业,我觉得都没有意义。


王亚楠:内心想要表达的,未必能全面全部表现出来,因为这个确实是能力有限,而且心里想的东西永远比表现出的东西更美好,人活着就是要不断表现自己,努力把自己内心最美的那个东西重现出来。


丹维:人生不同的阶段,他的认知也是不断在成熟和变化的。越来越了解自己的时候,就更容易接纳。那么周围人的观点和看法,会影响到您创作作品的表达和态度吗?


王亚楠:周围的人观点也很重要。有时候他说的不一定专业,但是我也可以听听,有些东西可能会有触发。但是也不完全相信,尽信书不如无书。但你要反思,人必须要坚持时常反省。


以前总是觉得自己很多地方不足,好像想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很全面的人最近突然变了,人总是有长有短的,没有比较。各有各的长处,我可以发挥自己的强项,不要纠结自己的短处。我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到极致,这是我近期的想法,可能是年龄到了吧,突然间想到这个问题。


丹维:谢谢王亚楠老师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