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博览》在线
ART REVIEW ONLINE  

独家推荐:一个改变城市命运的博物馆

文 / 图  朱国荣


这次之所以选择去西班牙北部旅游,其实就是奔着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去的。就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这座建筑来说就是一件奇异美妙的艺术品,东倒西歪、扭扭弯弯的不规则造型犹如翻腾起伏的波浪,建筑外通体包裹了一层金属钛片,其间嵌入了形状不一的玻璃幕墙,在晴天,它金光熠熠;阴天里,它银光闪烁。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它,都会获得完全不同的感觉。美国当代建筑师弗兰克·盖里用玻璃、钢和石灰岩构造了这么一个优美又充满幻想的艺术之舟,从它一出世就被称为“未来建筑提前降临人世”。


《幼犬》(1992年)  【美】杰夫•昆斯


《郁金香》(1995—2004年)  【美】杰夫•昆斯


一只用鲜花缀成的很大的小狗蹲坐在博物馆前的广场上,它是美国当代艺术家杰夫·昆斯的代表作品《幼犬》。昆斯,这位50后的艺术家,生活在充塞着流行文化与商业消费的现代社会中,很早就懂得如何创作出受人喜欢的艺术作品,他采用复制、放大的手段精心制造了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玩具,以及流行的卡通形象。他的作品与许多波普艺术家的作品是同出一脉的,但是他更强调表现作品的奢华感以迎合人们的虚荣性。他说:“我喜欢不锈钢给人的那种虚假的奢华,它是虚幻的诱发物。”因而昆斯的艺术曾一度被波普艺术家所排斥。1994年,当他的作品被拒绝参加卡塞尔文献展时,他就在展览场地的对面用鲜花缀起了一只卡通狗来表示抗议。这就是博物馆前的《幼犬》雕塑的原始版。1997年10月19日,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正式开馆,《幼犬》担当了迎宾的司仪角色,欢迎宾客参加开馆的首展,当时这只小狗才2米多高。如今,眼前的《幼犬》已经长成12.4米高的大狗了,但是它还是露出一副可爱的萌萌达表情。在博物馆另一边临水的平台上放着一束巨大的郁金香,也是由昆斯所作,系采用彩色镜面不锈钢材料制作的,花朵色彩异常鲜艳光亮,还能映照出周围的景色。昆斯的《幼犬》和《郁金香》这两件雕塑作品以最容易被大众接受和喜爱的形象,最容易被理解的示意方式来满足大众最直接的文化诉求,呈现的是一种通俗的大众审美趣味。


《妈妈》(1999年)  【美】路易斯•布儒瓦


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内景


走进展厅,处身于50米挑空的中庭之中,室内光线充足,无不为其高大伟岸而惊叹。美国雕塑家吉姆·戴恩的《三个红色的维纳斯雕像》置于中庭的一角,每一个雕像都高达7.62米。它们站立在这个空间里却没有给人有丁点突兀的感觉。作为古代雕塑艺术经典的维纳斯雕像在戴恩的这件作品上仅仅保留了它原来站立的姿态,原作上最令人心动的起伏的曲线被大刀阔斧般的塑造手法完全改变了,柔软圆润的身躯于是充满了棱角和直线。作品粗犷强硬的外表反映出美国早期波普艺术在抽象表现主义影响下形成的另外一种面貌。底楼最大的一个展厅给了美国极简主义雕塑家理查德·塞拉,展出的仍是他的招牌式的钢板雕塑。近年来看到塞拉的这类雕塑作品真是太多了,兴奋度已不如从前,不过震撼力仍然很强烈。就我来说,看到塞拉的作品是一件比一件大,记得在瑞士巴塞尔看到的是一件三片的大钢板,在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里看到的是两大卷又高又长的钢板,而在这里,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展示的《时代的造物》,竟然是摆了满满一屋子钢板,一重又一重的,总共有《反向的障碍场所》、《蛇》等8件作品,有的围成几圈,有的迂回穿插,相互间形成的曲曲弯弯的空间恰似迷宫的通道,而上部空间的联通又消除了封闭的神秘感。据说,塞拉的这件作品是与该馆建筑师盖里一起构想的,他们从作品与室内空间的关系处理中创造了它。


《三个红色的维纳斯雕像》(1997年)  【美】吉姆•戴恩


这里的展品在尺寸和体量上都非常大,一个原因是现代艺术作品,特别是二战以后的绘画、雕塑在尺度上都很大,给人有一种先声夺人的气势;二是馆内的展示空间也特别适合于大件的作品。在二楼有个大展厅一共只展出4幅画作,依稀记得是安迪·沃霍的《玛丽莲·梦露》,劳森伯格的黑白的巨型拼贴画,还有一幅可能是利希藤斯坦的作品,另有一幅小画挂在它们的旁边,对比之下显得尤为渺小了。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的《大号蓝色时期人体测量图》也是一幅大画,高2.8米,长4.28米,蓝色的抽象图像呈现出一种强烈的动感,摩擦,翻滚,迸发出激情与力量。这幅画之所以取这个题目,与艺术家的作画方式与理念有关。克莱因在1958年6月开始尝试用活的“画笔”作画,他让女模特裸身抹上颜料在白布上滚压,拖曳,以此种方式在画布上留下印痕,即成为画面,“人体测量”的名称便由此而来。“人体测量图”创作的过程也十分讲究,有乐队演奏,而且演奏的是“单音交响曲”,即只吹奏一个音符,持续20分钟。克莱因一共创作了150幅以“ANT”为代号的《人体测量图》,最初的作品画面上比较平静,到后来出现了颤动,狂暴之势,达到克莱因所谓的“非物质的颠醉境界”。


《打开的空盒子》(1958年)  【西】乔格•奥德伊沙

《大号蓝色时期人体测量图》(1960年)  【法】伊夫•克莱因


埃杜阿多·奇利达是西班牙本土艺术家,他善于用条形锻铁来创作构成主义的作品,具有一种纯净、有力的建筑式的抽象感。他作于1996年的《深入的空间》是在一块石头上雕凿出一个成90度角的截面,又打通了几个正方形的孔洞,由此来显示大自然中石块所具有的结实浑厚的自然之美与经人工切割雕凿后所呈现的精确的秩序之美形成的强烈而有趣的对比关系,这件作品就像是藏在旷野里的一个小小的庙宇,隐喻着一种隐秘而神奇的内心世界。


《深入的空间》(1996年)  【西】埃杜阿多•奇利达


三楼陈列的是早期的现代艺术作品,有毕加索、勃拉克、莱热、克利等,尺幅都比较小。由此看来,布展的思路从底楼向上追溯现代艺术的起源,因而作品的年代也是由后往前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藏品大多数来自纽约的古根海姆美术馆,该馆也收藏了几百件巴斯克本土艺术家的作品。


《无题767号》(1996年)  【西】普鲁登西•艾拉查勃


作为巴斯克自治区的毕尔巴鄂始建于1300年,因港口与造船业的兴起而逐渐兴盛起来,后来又因铁矿的开采再度达到辉煌,成为巴斯克的工业经济中心。但是在20世纪中叶,毕尔巴鄂开始走向衰弱,特别是1983年的一场洪水摧毁了老城区,促使该城进一步走向衰败,城市中的各种设施又破又旧,毕尔巴鄂由此被比喻为“工业锈带”。当地政府曾几番努力挽回败局,却无回天之力。毕尔巴鄂从80年代末开始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城市改造,从内尔维翁河到地铁站,从老航站楼到人行天桥,尽力展示出一个新颖的充满活力的城市形象,而在这中间起到决定性的城市改观作用的就是建立了一个古根海姆博物馆。新建成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展出的第一个展览是“中华5000年文明艺术展”,观众人数超过本市人口3倍多,门票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出现也带动了当地的旅游产业,使得毕尔巴鄂这座城市一跃成为世界知名的旅游城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一个博物馆改变了一座城市的命运。


《时代的造物》(1994—2005年)  【美】塞拉


Museum